不知可否

不可说(四)

几天后,王俊凯个人演唱会最后一站开唱。

会场外,一群群粉丝依旧热情高涨,张罗着各种事项,有条不紊。

“晓兰姐,你说他俩会不会来啊?”旁边工作人员问道。

“我还真不确定。”晓兰从早上就在担忧这两个祖宗到底来不来。

“万一不来呢?”

“不来我也不能去给绑来啊。”

“哦哦。”莫晓兰的语气急了点,问话的人讪讪的答了一句便离开了。

还有五个小时演唱会就开始了,两个祖宗不知道来不来,这个事可把莫晓兰给愁死了。

“千玺。”

“怎么了?”胖虎把自己的音乐关了,只好停下来。

“你真的不去啊?”

“胖虎,你是不是问的太多了?”

“不是,我这不关心你们嘛,怎么就……”

“千玺,你下午没私人行程安排吧?”胖虎话还没说完,便被推门而进的经纪人程檬给打断了。

“怎么了?”

“xx杂志的专访本身不是搁在下个礼拜嘛,对方说下个礼拜可能不行,我就说看看今天有没有时间,有的话要不就今天来采。”

“檬姐,我不是说过嘛……”

“我知道你的规矩,这不是不得已嘛,确确实实我也没其他办法了。”

“实在不行就推了吧,我下午有事。反正是他们那边先出的问题。”

“真的推了?”程檬还是不确定,递给胖虎一个眼色—这少爷今天咋了?胖虎双手一摊。

“行吧,那我去回复他们。不过,千玺,你今天下午什么事啊?不是不给安排……”

“你们太烦了,我先回公寓了,练了半天的舞蹈回去洗个澡。”易烊千玺拿起手机,“钥匙我搁这儿了,你们走记得帮我锁门。”

“我问了半天,他都没透个口风的,莫晓兰那边还找我问情况呢。还是你厉害。”

“杂志我是真推了。”

“啊?什么?不是……”

“人上午是打了电话过来,我是直接回复了他今天不行,然后协调了没协调出时间我就给推了。我寻思着,就假借这个由头呗,试试看他到底去不去。”

“呵呵……你行。”

易烊千玺回到公寓洗完澡已经三点多了。

从柜子里挑了套衣服,衣服刚拿到手,手机响了。

“在哪呢?”

“在家,你上来吧。”

“你怎么知道……”

“你不上来就搁底下再等一会。”说完,易烊千玺便挂了电话。

不一会,易烊千玺便换好衣服了,看了下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

“你怎么知道我会过来?”

“呵呵,猜的。”

“你也是神了。”

“你再不走,礼物不用取了。”

“你怎么神的都知道我定了礼物?”

“我原本是准备定的,打电话过去,人家说你定过了,我就没定了,然后打电话让人送了个花篮过去。”感受到旁边人突如其来的注视,“放心吧,我没署名。”

“酷。”

路上大堵车,等到两人开车把礼物取上的时候已经快五点了。

“不是吧,这么堵我们到那得几点了都。”

“反正我们还有一两个小时,先找个离会场近的地方吃个饭吧,你中午没吃吧。”

“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中午没吃的?”王源觉得旁边这位今天柯南附身了。

“史强发过信息给我,说你中午忙着和舞蹈老师排舞没吃饭,让我记得演唱会前带你去吃饭。不要再问我为什么他知道你会去演唱会因为我也不知道。”

“噗……”

两人把车停好,找了个地方吃饭。

“你说他会不会猜到我们去?”

“如果他注意到我送的花篮,那他应该就能猜到。”易烊千玺顿了下,“不过那么忙,别说他了,晓兰姐估计都注意不到花篮吧。”

“我还挺期待的。”

“所有人都期待……TFBOYS自解散后成员首次同台,还是在昔日队长的演唱会上,你猜,明天会不会是头条。”

“千玺,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易烊千玺放下手里的筷子,“源儿,我不是没有怨过你和小凯,小凯不声不响得就把决定做了,你又和小凯赌气得把合同签了,我懵了,原来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合同是签了,也知道小凯是为了我俩的前途,可是你们叫当时的我如何接受,我气啊,可是后来,一个人去跑所有的通告,忙到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思索思索我到底怨不怨你们了。”

“胖虎总说我心太软,可对你们俩,我怎么心狠。我知道,这几年,三个人不联系不是因为抹不开面子,而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胖虎总说你们这一架吵了这么长时间该和好了,可是我们好像开始畏惧了,我们太在乎彼此了,害怕对方过得不好,更怕对方知道自己过得不好而不开心,所以,我们拼了命的工作,也是在逃避。”

“身边的人看的都清楚,我们又怎么会不明白?他们真的是想尽办法给我们制造和好的机会,我们又不是看不见,只是,到底哪种才是我们心里最合适的方法,到现在我也才有答案。”

王源靠在沙发上,听完易烊千玺的一番话,眼眶已经红红的。

“千玺,我们不吵了行不?”

“疙瘩三个人系的,怎么能只有两个人解呢。”递了张餐巾纸,“把嘴擦擦,我们该去会场找第三个人解疙瘩了。”

“嗯……嗯?易烊千玺你逗我呢?”王源意识到自己被一张餐巾纸给耍了以后,无奈道。

“行了,走吧。”易烊千玺淡淡说道。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