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可否

不可说(七)

“喏。”王源把开好的两瓶啤酒递给王俊凯和易烊千玺。

“嗬,晓兰姐不去找你们,你们就不准备来?”

“来干吗?三个心里有疙瘩有心结的人,直接在大屏幕面前碰头,你觉得合适?”

“就是啊,本身这种事就挺惹眼的,一举一动可都是人拿着放大镜在看呢,你是想给自己整点新闻?”王源一口喝下半罐。

“王源儿,你喝这么猛别待会老毛病犯了。”易烊千玺提醒道。

“没事,今晚怎么折腾都认。”

“得,还是算了吧。”易烊千玺说完起身往厨房走去,“王俊凯,冰箱里有什么没有?”

“你要干嘛?”

“空腹喝酒,你是想我们仨半夜直接现身医院啊?”

“你做菜?”

“咋了?不然你来?”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王俊凯慢慢起身,“喏,都在这了,前两天回来的时候晓兰姐刚买的,都没怎么动,你看着弄点吧。”

“足够了。”

“王俊凯,很久没尝过千玺的手艺了吧?现在的千玺拿手菜可多了。”

“你吃过?”

“你怎么知道?”

王源一句话,引得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同时发问。

“吃过啊。”

“你什么时候吃过?”易烊千玺印象里自己这么多年也没给他做过啊。

“你上次不是做了份拌面吗?”王源也疑问了。

“是做过,可是没有给你吃啊。”

“你不是让胖虎送来的吗?”

沉思了半天,易烊千玺反应过来,“明白了。”

“明白啥了?”

“那天胖虎带了份去公司,说是vava姐要带的,我现在明白了,哪是vava姐要吃啊,不就是为了和解我们。”

“搞了半天,我还以为那是你特意让胖虎送的呢。”

“千玺要是想给你吃,用得着让胖虎送吗?”

“那我这不是想着说怕尴尬嘛。”

“那,千玺,你就做那个拌面吧,正好这还有面。”

“行。”

十分钟后,易烊千玺端着面出来了。

“好了啊?”

“这么快?”

“嗯,这挺简单的,先吃点吧,不然空腹,胃不舒服。”

“嗯~千玺你这手艺可以啊!”

“我说的吧,千玺现在啊在厨艺这方面可是很精通呢。”

“顾客满意就好。”易烊千玺淡淡回了叽叽喳喳的两人一句,“那是不是得聊聊了?”

闻言,两人筷子一滞。

“五年了,某人是不是差我们一个解释啊?”易烊千玺开口。

“一晃五年了,呵,真快。”王源嘲讽道,“王俊凯,说说吧。”

“你们还记得我之前去过一次医院吗?”

“没错,你说是低血糖去的。”

“其实不是低血糖。”

“你是要说,你假借低血糖搪塞,其实是因为查出来什么不想告诉我们,不想耽误我们,便让我们误会是吗?”易烊千玺宛若知道后面的剧情。

“是不是很像小说?呵,以前嗓子受过伤你们都知道,那天我晚上吃了烧烤,有点放肆,导致旧伤复发,说是再恢复就难了。”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们就不接受呢?”

“不是不接受,是我不想你们被……”

“你还真是拿我们当十几年的兄弟!”王源又开了一罐,“你知道我和千玺那段时间怎么过的吗?尤其是千玺。”

“行了,你以为他好过?”易烊千玺听出来王源声调里多了丝怒气。

“他自找的,怪谁啊。”

“后来呢?”

“什么后来?”王俊凯抬头。

“五年不同台。”易烊千玺吐出五个字,仿佛多一个字都是废话,因为他们懂。

“解散后不同台,我怎么也没想到公司居然做到了,我当初提出来的时候我还做好了迫不得已同时出现的准备……”

“所以啊,公司是真的理解我们。”

“理解?理解的话会让我们就这么尴尬地继续这个状态?说到公司我就来气,凭什么只听你一个人的要求啊?把我和千玺当什么了啊?”

“你以为公司有得选择?早晚小凯的事会被故意爆出来,我们仨都会受影响,解散了还可以有借口有立场回避这些问题,没解散你怎么回答?老实交代?那小凯后面路不要走了?不回答?怎么,还要给他们一个向外界歪曲我们关系的机会?行了,咱不也没买他们想和解我们的账嘛,谁也别怨谁了,当时要是同台,不是又得一场轩然大波了。”

“我好不容易下的决心放开你们俩,见到你们我还能坚定吗?再说了,王源,凭你的脾气,就算我当时给了你们一个交代,你不都得给我一拳以示不爽,那样的话,你可就毁了,连带千玺也会受影响。”

“我说,王俊凯你还有理了?”

“得,我的错。”

“小凯。”

王俊凯怔住了,从演唱会上见到这俩,千玺就一直叫自己全名,这会却换了。王俊凯也知道千玺已经一大半不怪他了,不过,一时之间还是难以释怀。

“我跑完通告回公司就被拉去谈话,连个觉都没睡,一句解散冲走我所有的睡意。说是你提出来的,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解散会是我们仨其中一个提出来,呵,又被告知王源也同意了,我自然知道他一半赌气一半无奈,到我这就剩无奈了。”

“千玺……”

“行了,矫情的话也甭说了,五年了,多少过去了。”易烊千玺拿起筷子,“多少还得谢谢你开发了我新的技能。”

“嗯?”

“做饭啊,笨。”王源翻了一个白眼。

半晌过后,王俊凯举起啤酒,“走一个吧。”

“这一杯下去,可就没回旋余地了啊王俊凯。”王源打趣道。

“你们不是也没想过给我回旋的余地嘛。”

“哈哈哈哈哈哈。”易烊千玺难得和王源笑点一致了一回。

三个人喝完酒吃完面,把厨房收拾了,便躺在了一张床上,许是累了,许是不早了,很快,三人便都入睡了。

另一边,莫晓兰刚从王俊凯公寓离开便打了个电话给公关部负责人。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