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可否

不可说(二)

解散后的三人,在北京各有一处公寓,自然而然,回到北京,王源直接奔着自己住处去了。

“咚咚咚!咚咚咚!”

“来了。”

“哎呦我去,少爷你自己在家怎么给自己糟蹋成这样子?”史强应王源要求,这几天不准打扰他,于是,将他送至住处后就回去了,这几天并没有见到他,看到王源蓬头垢面的,不免吃惊。

“幸好我提前来了,不然你还赶不上了。”史强边收拾屋子边说道,“你屋子很久没这么乱过了。”

“嗯,这几天一直待在家,懒得收拾,这不你来了。”王源洗漱完走出卫生间,“对了,你来干嘛?今天不是没通告吗?”

“晚上公司有个聚会,公司呢意思是让你过去走个过场,毕竟有一些是之前跟你合作过的,不出席不太好。”

“嗯,我去。”缓缓吐出几个字,“不是走过场。”

嗯?史强一愣。 什么时候跟前这位这么爽快答应出席这种场合了?一向都是被拉着走过场的,怎么就突然开始应酬了?

“赶紧给我拾掇拾掇。”

史强回过神,把事先准备好的服装拿给他,便接着收拾屋子去了,至于妆发,不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自己并不操心。

会场内,王源和几位合作过的艺人打过招呼后,便坐在一旁,和同公司的师弟们聊了几句,心里还挺诧异,什么时候他们在这种场合都这么应对自如了,师弟们也很惊讶,在必要的礼节结束后王源竟然没有走。

“你们经常参加这种聚会?”王源开口问身旁的师弟。

“也没有经常,有时间就来了。”

“哦。”

最终,还是不习惯,王源并没有待到结束,和公司打了声招呼,便和助理离开了。

前后不到五分钟,易烊千玺便出现了,同样的是,和老朋友聊了几句,便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你知道我刚才看到谁了吗?”胖虎递给千玺一杯橙汁。

“我知道。”垂下眼眸,接过橙汁。

“你们终究都不喜这种场合。”胖虎叹了口气,“你们,很久没见了。”

“很久,很久了。”

“你们都太累了。”

“谁想。若不是都想让彼此知道都过得好,我也不想这么累。”

“你们何苦呢?当初的事何必记挂这么久。”

“那一架吵了五年,呵。”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记忆里你们就这么认真吵过一架,还一吵就是这么久。”

“行了,过场也走了,回去吧,答应楠楠今晚陪他去看电影的。”

音落,两人便起身离开了。

几个差不多时期走过来的师弟们,静静看着自己的师兄们,唏嘘,遗憾。

次日,王源一觉睡到十点,被史强拽了起来,收拾了一下,吃过午饭,拉着去了公司,下午王源要排新歌舞蹈,两天时间,必须从头到尾都学会。

“师兄好。”

一进公司,便被某个师弟问好,抬眸,并无印象,想来也是后期进来的。

“咦,没人?”舞蹈室里转来转去,都没瞅着人。

“我问下。”史强刚推门准备出去,便迎面碰上经纪人vava。

“小源呢?”

“里面坐着呢。”

推门而入。

“小源,你这两天可能练不了了。”

“why?”

“编舞老师家里有事,今早飞回家了,早上跟公司联系来不了了。”

“那怎么办?下个礼拜就是颁奖典礼了。”

“要是有视频,你自己扒动作呢?”

“扒动作对于我来说,两天时间不够。扒完还得熟悉连贯起来,时间来不及,中间还要飞去参加综艺。”王源思忖了一会,“要不,换歌吧。”

“不行,你这段时间就只有这么一个现场表演的通告,难道新歌出来了,还要等到下个月再打歌?”

“其实,有个办法,或许可以试试。”史强插了一句嘴,说完盯着王源。

王源看了看史强,这么久的默契,很快他就知道史强口中所言是什么办法了。

沉默了很久,王源拿起手机,下一秒却又放下,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反复几次后,像是下了决心一般,叹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按下熟悉的号码,而,电话那头却一直没有通。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