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可否

不可说(十三)

“啊啊啊累死我了。”忙完一天工作的王源刚回到公寓就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里。

“我去烧饭,你赶紧去卸妆。”vava熟知王源的性子,他一累往那一躺,基本上就睡着了,别说卸妆了。

“起来,快去卸妆。”过了半会,王源依然没动静,史强直接把人给拉了起来。

无奈,王源拖着身子去卫生间卸妆去了,卸到一半,手机在客厅响了。

“强哥,帮我接下电话。”

“知道了。”史强拿起一看,是易烊千玺,“喂,千玺。”

“强哥?王源儿呢?”

“在卸妆呢,怎么了?”

“他这两天饮食怎么样啊?”

“看着呢,他也按时吃饭。”

“晚上能别让他出去吃就别出去吃了。”

“嗯,这几天都是我们在公寓或者公司烧的。”

史强又和易烊千玺絮叨了几句,王源便出来接过电话了。

“咋了千玺?”

“听强哥说你这几天饮食都挺规律的啊。”

“我都说了小菜一碟了……”

“得了吧,你少来。”

“对了,不贫了,你打电话过来什么事啊?”

“哦,差点忘了,你这段时间工作多吗?”

“这几天挺多的,都是住院那几天堆的。下个月就还好了。怎么了?”

“跟你邀歌啊。”

“跟我邀歌?”

“对啊,还没跟你邀过呢。正好,我准备这次演唱会做个专辑,一场发一首歌。”

“那你什么时候要?”

“这么草率就决定了?都不用和vava姐走一下流程?”

“那就麻烦你公事公办,工作的事去联系我经纪人,邮箱是……”

“我还能给你说出电话号码呢,没空也得排个空给我写首歌。”

“最后期限?”

“这首我准备最后一场发,9月前你要写好。”

“那这半年的时间我大概也就只能磨你这一首歌了。”

“那正好,你就慢慢磨吧。”

“你最后一场在哪啊?”

“时间地点都还没定,不过我准备放北京。”

“那你早定下来跟我们说啊,唱我写的歌,我得去现场听啊。”

“知道了,给你留张票。对了,写歌这事别往外说,免得到时候没了惊喜。”

“知道啦,vava姐把饭烧好了,我去吃饭了,挂了啊。”

“嗯好。”

挂了电话,王源便去了餐厅。

“vava姐,你水平见长嘛。”

“天天伺候你这张嘴,不长也得长了。”

“对了,千玺刚才打电话来说邀歌,你排一下工作。”

“你们之间就不存在我和程檬是吧。”

“有区别?反正结果都一样啊。”

“行吧,就算工作冲突你怕是都要推了工作去磨歌了。”

“那不一定,我可是很公正的,该什么工作就什么工作。”

“呵呵,信了你的邪。对了,去年你给xxx的歌写好了没?人经纪人前两天打电话过来问了。”

“那个啊,年前就写差不多了,我这两天结个尾。”

“那就行,我还就怕你还没写好。”

“我什么速度……”

“哥,咱能不吹吗?”史强实在看不下去了。

“行了,我吃好了。”王源翻了一个白眼,“你们把我这收拾干净就可以走人了,我去洗澡睡觉了。”

那边易烊千玺很快去了个电话给王俊凯。

“喂,千玺。”

“小凯,你上次在北京那个场演唱会台上视角怎么样?”

“问这个干嘛?”

“我准备今年最后一场放在北京,至于在哪个场馆我还在考虑。”

“哦,那个台上视角挺好的,能看全。而且整个场大合唱的形成效果也很棒。”王俊凯停顿了一下,“你最后一场定时间了没?”

“我正准备说,时间具体还没定,但是排下来应该在9月份,你那个月挺忙的,如果实在碰上了就碰上吧。”

“到时候看吧,我9月已经排了一半的工作了。”

“你生日怎么弄?”

“不知道,公司说开生日会,我不太想,几年都没办了。”

“那到时候再说吧,我时间定下来跟你说。”

“行,唉~我这几天都没顾上王源那边,你这几天给他打电话了吗?”

“我也就刚刚给他打了个电话,前面强哥接的,问了些情况,挺好的目前。”

“嗯,他怕是知道厉害了。你什么时候回北京啊?”

“至少~还要一个礼拜吧,这边演唱会都还在磨合。”

“那行,你自己注意着点身体,尤其你那腰,别我和王源不在,你就不听劝硬来,腰不能做的动作就别做了,多听着点舞团的。”

“说完了?怎么这么絮叨。”

“我这不是絮叨,这是在叮嘱你。”

“我知道了,又不是王源儿,我自己心里有分寸的。”

“你跳舞有个屁的分寸。”

“行了,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啊。”

“嗯,早点休息啊,挂了。”






评论(6)

热度(64)